中原大众经济网

热门关键词:  华英  as  评论  xxx  鏈嶅姟涓

山魂水韵黄柏山

来源:信阳周刊 作者: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4-11-19
摘要:商城县喻国强在法眼寺旁的农家吃够午饭,乘车沿着盘山路左拐右拐,约一个小时便来到二窑驿站,开始了游览大峡谷和小天池的旅程。大峡谷是一个U型的路线,从二窑驿站到迎客松林,全长
    商城县  喻国强

    在法眼寺旁的农家吃够午饭,乘车沿着盘山路左拐右拐,约一个小时便来到二窑驿站,开始了游览大峡谷和小天池的旅程。

    大峡谷是一个U型的路线,从二窑驿站到迎客松林,全长5公里,不走回头路。驿站石桥下的溪水至清至柔,溪水紧贴着巨石平滑的斜坡缓缓下泻,只见石上有水,不见水动、水流,石坡上的溪水仿佛一条薄薄的白纱,从石桥下一直垂到石坡下的桃花潭中。桃花潭的水清彻见底,平静得仿佛一块通透的水晶玻璃,几条手指大的小鱼在仿佛空气般虚无一物的水中游来游去,这里的桃花潭与深红、浅红的桃花无关,与李白、汪伦的无关,与落英缤纷、芳草鲜美的桃花源无关。它是花季少女的明眸,清纯、明澈,看着就让人心动、看着就让人宁静,看着就让人失魂。

    大峡谷的落差,让明澈的溪水变幻万千,身姿曼妙,三叠瀑、五叠瀑、双龙泉、一线泉随处可见,它们时轻柔、时跌宕、时宁静、时汹涌,在漫漫的大峡谷中勾人魂魄、慑人心神。

    最让人流连忘返的,还是大峡谷中集瀑、潭、泉为一身的铜锣潭,沿桃花潭而下,穿过一丛密密匝匝的树林,远远地听见飞瀑击潭,哗哗的水声,似风绕琴弦,如轻吟浅唱,余音不绝。站在悬崖上只见一条白练贴石飞入圆潭,谷底石坡青青,游人蚁聚,欢声笑语不断。下到潭底,站在光滑的青石坡上却反而听不见水声了,仰望两山之间一条百米白练凌空飞挂,跌入碧绿的浅潭之中,悄然溢出圆潭,沿脚边石坡一倾而下,形成二叠平瀑,受石坡中凸起的阻挡,涌动的水花化成流泉,跳过石坡凸起形成三叠流瀑,铜锣潭一潭三瀑,一瀑三叠,飞瀑、平瀑、流瀑相应成趣,圆圆的铜锣潭在绿树掩映下仿佛一环墨绿的碧玉,穿过锦缎般的白瀑,温润而静谧。小心地蹲在水边,让温柔的泉水穿指而过,清清的、凉凉的让人顿觉疲惫、烦恼尽消,从心底露出笑容。
山魂水韵黄柏山
 
     顺溪而下,走过飞瀑、飞泉的梳妆潭,走过流瀑、流泉的饮马涧,脚下的路渐渐平坦起来,头上的天空也渐渐豁然起来。转过一个山坡,在一垅一垅的梯田和茶园中,一座小小的村落豁然眼前。两户农家的土墙黑瓦高低错落,青石铺成小路弯弯曲曲。农家门前被打扫得干干净净,看不见一片落叶、一根杂草。村前溪水长流,村后青山环抱,没有人影,没有鸡鸣、没有犬吠,静静的仿佛一副唯美而安静的油画。
山魂水韵黄柏山
 
    村落在峡谷底部,向前离开溪流,直一段上坡路,转过一个山洼,路旁的树木顿时茂密杂乱起来,粗细不均的藤葛仿佛一条条扭动的灰蛇,从树木绿枝青叶上披挂下来,钻入杂草丛中,跌在小路中间。杂草、藤葛、斜树中,如鬼、如船、如壁、如门的怪石,大如山、小如牛,东一堆、西一片,仿佛随时要崩塌,随时要从身后冒出来,让人心生恐惧。生怕走不出这诡异、阴翳的怪石滩和藤葛阵。心中恐惧疑虑之际,忽然耳边传来叮叮当当的有节奏敲打声。顺着声音望去,两位60岁左右的山民,正轮锤扶钎凿石修路。

山魂水韵黄柏山
 
    在大峡谷中难得见到当地的山民,带着几分惊喜,便坐在路边台阶上,和他们攀谈起来。黄柏山山高田少不产粮,年轻人都外出打工挣钱贴补家用。老人们留在家中,稍有空闲就为景区开山凿石修路。等着路修好了,来旅游的人多了。孩子就不用再外出打工,使蛮力,受白眼了,在路边盖上两层小楼,卖一些天然的野菜、降脂的茶油和纯手工的工艺品,金窝银窝都赶不上自家的狗窝啊!在叮叮当当的敲击声中,山民们平凡而伟岸身影,仿佛王屋和太行下的“愚公”。他们深爱着这座偏僻的大山,深爱着这片贫瘠的土地,深爱着这里的一草一木。

山魂水韵黄柏山
 
    别过老人继续向上,山势陡峭起来,台阶一级连着一级,贴着峭壁盘旋而上,没有尽头,也无处歇脚。没走几步,早已汗流浃背,浑身无力,双腿就像被皮筋扯住了一样,抬不起脚,迈不动腿。奋力地顺着台阶爬上一个山岭,猛回头,豪气冲天的将军石又豁然眼前了。

    将军石是一块兀立在山脊上的巨石,在风雨的侵蚀下,巨石仿佛一张黝黑的将军脸庞,头戴翎盔、棱角分明、威武雄壮。白云悠悠的无际碧空下,将军石面对交错纵横的沟壑,对面群峦叠嶂的青山,他浓眉紧锁、眼神冷峻,神情严肃,似乎在筹谋排兵布阵,似乎又在担忧国运兴衰,深情地凝视着这大好河山。

     将军石后一排排苍翠的青松,高矮相同、粗细均匀、笔直挺立,整齐有序,没有旁逸斜出,没有东一簇西一簇,仿佛是一排排枕戈待旦的士兵,俊美挺拔紧紧拱卫在将军石的周围,在大峡谷的出口撑起一片片清凉。

    整整3个多小时才走出大峡谷,大家依然意犹未尽,乘兴来到天池,在天池宾馆住下,在黄柏山万籁俱寂的夜里,听松涛阵阵,听虫鸣吱吱。

    黄柏天池是建在山腰中间的人工湖,又叫百步岩水库,修建于上世纪五十年代,当时主要用于发电、灌溉,如今因为环境优美,山水相映,已经成为黄柏山一个重要的景点。站在水库的大坝向上看,满山深绿伴着浅绿的千亩竹海,海一样从山顶铺到山腰的天池水边,又从这个山谷铺到另外一个山谷,竹林中贮存的清泉,汇成涓涓溪流源源不断地注入天池,让天池的水清冽湛蓝,恍如一块碧玉安放在青松翠竹之中,格外醒目养眼。向下看山岚逶迤,梯田铺叠,村落零散落绿树翠竹之间,放眼过去,千里山川田园风光。

    天池旁的天池宾馆,是由原来的护林点改建而成的,满院都是高耸的水杉,客房中只有电视,没有网络,远离了喧嚣城市、远离浮躁的网络,也让黄柏山的夜晚变得缓慢而舒长。

山魂水韵黄柏山
 
    吃过晚饭,按捺不住玩了一天的兴奋,乘兴走出宾馆。黄柏山的夜比县城里凉,微微湿润的凉风夹杂着松竹香气,夜风吹过黑影重重的松林、竹林,发出沙沙细小的声音。弯月下的天池,闪动着星星点点的银光,银光轻柔的如明眸,充满了羞涩,充满了柔情。天池脚下,逶迤的远山微微黛蓝如淡墨轻抹。三五点村民灯光如山间萤火闪烁、跳动,悠远静谧。

     微微的凉风中,沿着天池的大坝走了个来回,回到宾馆远远看见一个服务员正餐厅忙碌,身影有些眼熟,走近再仔细一看,服务员居然是邻居家的小伙子。他父亲在这里植树护林,如今他也在这里工作。这里的黄山松林、杉木林、毛竹林都是他父亲那一代人,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引种造林栽植的,经过五十多年的生长,人工林面积已达3326公顷,松杉平均树高15米,林相整齐,生机盎然,其景观为省内罕见。几年前,黄柏山游客渐渐增多,林场就把这个护林点改成宾馆,他也由护林员变成了服务员。

    十年树木,百年成林,黄柏山人只用了五十来年,就将这里变成了一个省内罕见的人工林海。看着小伙子稍显稚嫩的脸庞,我不由又想起在大峡谷凿山修路的老人。大山深处,在贫困、蔽塞的黄柏山,修一条并不平坦的公路,建一所并不豪华的宾馆,他们默默地付出了两代人的青春和汗水。我相信凭着他们勤劳的双手、凭着他们不懈的努力,凭着他们锲而不舍的精神。黄柏山一定会有更加绚丽的明天。因为黄柏山不仅山秀、水清、松挺、竹翠,而且人自强。
 
责任编辑:
首页 | 资讯 | 关注 | 文化 | 综合 | 产经 | 市场 | 图片 | 旅游 | 视频

Copyright © 2012-2017 中原大众经济网 版权所有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备案号:豫ICP备17019450号 Power by DedeCms